企业公告

香港话剧团首现上剧场 老友再次携手呈现舞台传奇:

作者:    时间:2020-11-13   浏览:93861

香港话剧在中西文化的撞击下,发展出有独具风格、探讨本土主义的港派话剧。而香港话剧团乃是香港话剧中最不具代表性、也最不具影响力的一个团体,其制作之精美、内容之本土、演出之坚实和产量之低,无其他团队可与之相媲美,其作品构成的港式风格也颇受观众们的青睐。有剧评人说,在自由选择艰难的情况下,去看一场香港话剧团的戏总能进账车祸惊艳。2018年,香港话剧团将携同两部载誉之作《最后作孽》以及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在上剧场与上海的观众们见面。

  四十余载坚决呈现出港味话剧赖声川讲话介绍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  香港话剧团是香港历史最历史悠久、规模仅次于的专业剧团,从1977年正式成立至今,制作并表演近400个古今中外的经典名剧和本地原创剧目。虽年过不惑却依旧保留创作活力,每年的年度剧季中都会带给12-13部作品,是香港话剧中的顶梁柱,也为香港建构了许多经典之作。从创团之始,香港话剧团之后坚决保留本土特色,其原创的作品搭配原汁原味的本土题材,将香港人的现实生活状态搬上舞台,向观众展现出现实的香港。

以粤语表演配以中英字幕的形式,甚广不受本土市民赞誉,还更有到了许多非粤语母语的观众,粤语表演使他们需要在在粤语的弥漫下更加有代入感。  除了反对本地原创,香港话剧团也十分侧重经典的演译和多元化,大大探寻跨境文化交流,向外推展本土戏剧文化之余,也在为香港市民引入经典作品。

早在1988年隆声川之后因《红色的天空》和香港话剧团有了第一次的合作,双方很深的友谊也自那开始。四年后赖声川再度不受香港话剧团之邀为剧团话剧《如梦之梦》香港版, 2007年7月,为庆典香港回归10周年、中国话剧百年、香港话剧团30周年,香港话剧团特邀赖声川前去话剧显香港演员阵容的《爱慕桃花源》香港版,以及融合了大陆版爱慕组演员和香港版桃花源组演员的两岸三地版。

普通话和粤语在舞台上的撞击,强化了剧中两团遇见的冲突,使得整体表演更加有张力。  时隔《如梦之梦》和《爱慕桃花源》后,2009年,赖声川应邀再度回到了香港话剧团。

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,此次赖声川率领香港话剧团的演员一起,以集体即兴创作的方式已完成了话剧《水中之书》的创作,人物、故事和背景都交叠香港现状。赖声川透漏,明年他也将再行回国香港话剧团新的话剧《如梦之梦》香港版。而只不过,当赖声川在上海享有了自己的专属剧场后,之后仍然期望能邀到十余年的老友香港话剧团来此。

今年,老友们不仅如期回到赖声川的家里上剧场做客,还一口气带给了两部人气与口碑爆棚的经典之作《最后作孽》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。  上剧场沦为《最后作孽》本轮道别表演之车站  《最后作孽》曾取得香港十大最热门制作的奖项,2017年的表演被香港政府划出为香港特别行政区重返20周年庆典活动系列之一,而这部重磅之作此次将展开最后一轮表演。和上剧场某种程度出生于2015年,上剧场沦为《最后作孽》上海站道别表演之车站,为这部作品在上海画下完满句号。

介绍《最后作孽》  《最后作孽》是香港话剧团暴戾家庭系列的第二部,大笑看香港民生百态和世间分明,付出代价香港的社会问题。揭露丰盈的物质生活所带给的精神和伦理的衰落,从家庭状态看精英阶层的生活和问题,以黑色幽默的笔触探究人性。

剧中,薛公子自小衣食无忧,而薛家的家庭共处模式乃是银子来替换本不应父母对孩子的关怀。当一家三口绝佳重聚之际,毕竟薛先生和薛太太展开财产分配的谈判、薛公子拒绝分给三分之一财产之时。面临儿子所持着枪的讨价还价,他们再一意识到这些年他们错的是多么地荒谬  这个故事变形吗?是,也不是。也许大多观众对于香港文化的理解就是源于TVB电视剧,编剧冯蔚衡指出,TVB电视剧过于影响每一个人的价值观了。

然后有一天,你察觉世界不是这样的。《最后作孽》的最初启发源于编剧郑国伟在报纸上写的富二代荒谬生活的的报导,你们实在荒谬的剧情只不过都是现实的香港。

主创团队如此说。全剧以近乎表现手法的手法,融合高密度诙谐性刺激的台词,将现实中部分群体的缩影呈现出给观众,高潮迭起。

剧中少有经常出现许多令人出乎意料、拍手叫好的台词,但大笑后毕竟一股伤感,令人震惊的结局促成观众需要新的看来人生的荒谬,并反省在这个大时代下,是什么在影响转变着新一代年轻人的茁壮?  圆润的热情灌入出有精品佳作  一部好作品必不可少杰出的剧本,当然也要有精美的制作水准和演员的出众功底保驾护航。《最后作孽》的编剧冯蔚衡是香港话剧团现任助理艺术总监,集演员、编剧、创作人、节目专责于一身的剧界精英,曾获得香港舞台剧奖十四次奖提名、五度得奖,并分别凭《白》及《安非她命》获得香港舞台剧奖最佳编剧(悲剧/男配角)。她于1988年之后重新加入香港话剧团,从首席演员到助理艺术总监,对于话剧,她有自己自己一番领悟:好的话剧,一定是必须走心的,话剧人愿,观众就不会入心。所以在排练过程中,她拒绝演员们以生活抵达,把角色在现实的情境里最应当享有的情绪演译出来。

活动现场活动现场02  在一些时刻,不会有尤其的感觉。特邀主演余安安谈到塑造成角色时说,她最心动的台词是:简简单单,不是多钱,可是很快乐。她十七岁首次出演电影《大家乐》之后一炮而红,及后主演多部电影及脍炙人口的电视剧,并多次取得十大电视明星奖项,一度息影相夫教子,近年重返所摄制的电影均获得完全一致赞誉,两度被奖提名金像奖最佳女配角。2009年开始出演舞台剧,对一个演员来说,我实在做到舞台剧是最好的,而且知道很艰辛,但是我很享用它带来我的满足感。

收到《最后作孽》时,余安安于是以有心着能有一部好剧大施拳脚,这部作品对她来说,其一挑战乃是大量的台词,再加千分之一秒让你去想要下一句台词都没的。很慢语速拒绝。

回应,香港电影编剧林超荣曾这么评价:余安安读得如珠落玉盘,密不透风,真令人拍案叫绝。其二乃是人物展现出,排练期间,全组一起研究剧中四个角色的身份背景和人生经历,连细枝末节也不放过,排练完了到家,累到一句话都想谈。

但这背后的代价毫无疑问获得了接纳,余安安凭借《最后作孽》夺得香港舞台剧奖最佳女主角(喜剧/闹剧)。  剧中和余安安搭挡饰演母子的凌文龙也是老戏骨一枚,在《四起芳菲》中二位之后搭挡饰演过母子。2018年是他重新加入香港话剧团兼任全职演员的第十年,期间他参演过包括《都是龙袍纳吉的祸》《顶头锤》《有饭大自然香》等在内的多部香港话剧团经典之作。近日,凌文龙也将要回国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,因首次获邀出演电影《朱金花》获最佳新的演员和最佳男主角奖提名。

一贯因质朴的演出给观众留给深刻印象的他,在《最后作孽》中,极致地演绎了薛公子显露出独自的戾气与内心的薄弱,并凭借《最后作孽》取得香港舞台剧奖最佳男主角(喜剧/闹剧)的奖提名。  5月25日至5月27日期间,是2018年《最后作孽》首次登岸上海,首次回到上剧场,也将沦为最后一次。

而香港话剧团带给的另一力作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不会于9月7日至9月9日首演,此前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出演剧目,之后被列入最有一点注目并不容错过的话剧作品,进账了满满的口碑。2018年,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一样精彩,不同之处在于不会有全新设计,带给全新的体验,编剧方向、演员饰演的角色配上都将不会有大改动,为观众带给更加精彩的表演。

_。

本文来源:-www.orbatel.com

返回首页